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五百三邦计部屯田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邦计部·屯田

  夫千里餽粮士有饥色樵苏後爨师不宿饱屯田之利繇是兴矣。自汉武创制置吏卒五六万人充国上状条便宜十有二事新莽伪政则立田禾将军东汉永平亦命宜禾都尉魏晋而下无代无之是皆因戍营田因田积?兼兵民之力省飞?免之劳比夫负海转输率三十锺而致一石者其利,岂不博哉!然而轮台之耕龟兹曰:来迫吾国车师之垦匈奴曰:必争此地或攻扰田畴或荡摇边戍募民敢徙徒垂空言调吏而行复致胥怨。若乃任峻为典农之官所在积粟邓艾著济河之论资食有储斯皆不越中区近在宇下厥功易就人靡告劳故魏氏之致富饶晋人之能克敌者用此道也。

  汉武帝太初末贰师将军李广利伐大宛之後西域震惧多遣使来贡献汉使西域者益得职(谓得拜职也。),於是自敦煌西至盐泽往往起亭而轮台渠犁皆有田卒数百人置使者校尉领护(言统领保护营田之事)以给使外国者(谓收其所种五?以供之)及匈奴昆邪王降後度河自朔方以西至令居(令音零)往往通渠置田官吏卒五六万人稍蚕食地接匈奴以北(其地相接不绝)是时军旅连出师行十二年海内虚耗征和中贰师将军李广利以军降匈奴帝既悔远征伐而搜粟都尉桑弘羊与丞相御史奏言故轮台东台枝渠犁皆故国地广饶水草有溉田五千顷以上处温和田美可益通沟渠种五?与中国同时熟其旁国少锥刀贵黄金采缯可以易?食宜给足不可乏(言以锥刀及黄金采缯与此旁国易?食可以给田卒不忧乏粮)臣愚以为可遣屯田卒诣故轮台以东置校尉三人分护各举图地形通利沟渠务使以时益种五?张掖酒泉遣骑假司马斥候属校尉事有便宜因骑置以闻(骑置今之驿马也。)田一岁有积?募民壮健有累重敢徙者诣田所(累谓妻子家属)就畜积为本业(畜读曰蓄)益垦溉田稍筑列亭连城而西以威西国辅乌孙为使臣谨遣徵事臣昌分部行边严敕太守都尉明{逢火}火选士马谨斥候蓄茭草愿陛下遣使使西国以安其意臣?末死请帝乃下诏深陈既往之悔不复出军。

  昭帝即位初用桑弘羊前议以杆弥太子赖丹为校尉将军田轮台与渠犁地皆相连龟兹贵人姑翼(龟兹读曰邱慈)谓其王曰:赖丹本臣属吾国今佩汉印绶来迫吾国而田必为害王即杀赖丹而上书谢汉。

  始元二年八月调故吏将屯田张掖郡(调调发也。故吏前为官职者令其部率习射战士于张掖为屯田也。)。

  元凤四年平乐监傅介子既杀楼兰王汉乃立尉屠耆为王(尉屠耆楼兰王弟先为质於)更名其国为鄯善王自请天子曰:身在汉久今归单弱而前王有子在恐为所杀国中有伊循城其地肥美愿汉遣一将屯田积?令臣得依其威重,於是汉遣司马一人吏士四十人田伊循以填抚之(汉填音竹刃切)其後更置都尉。

  宣帝地节二年诏遣侍郎郑吉及校尉司马?(许吏切)将免刑罪人田渠犁积?欲以攻车师至秋收?吉?发城郭诸国兵万馀人自与所将田士千五百人共击车师攻交河城破之王尚在其北石城中未得会军食尽吉等。且罢兵归田渠犁收秋毕复发兵攻车师王轻骑奔乌孙吉即迎其妻子置渠犁车师东奏事至酒泉有诏还田渠犁及车师益积?以安西国侵匈奴吉始使吏卒三百人别田车师得降者言单于大臣皆曰:车师地肥美近匈奴使汉得之多田积?必害人国不可不争也。果遣骑来击田者吉乃与校尉尽将渠犁田士千五百人往田匈奴复益遣骑来汉田卒少不能当保车师城中匈奴将即其城下谓吉曰:单于必争此地不可田也。围城数日乃解後常数千骑往来守车师去渠犁千馀里间以山河北近匈奴汉兵在渠犁者孰能相救愿益田卒公卿议以为道远烦费可。且罢车师田者诏遣长罗侯(尝惠也。)将张掖酒泉骑出车师北千馀里杨威武车师旁胡骑引兵去乃得出归渠犁凡三校尉屯田(匈奴传云:宣帝时西域共击匈奴取车师国匈奴收其馀东不敢居故地而汉益遣屯士分田车师地以实之)其後匈奴遣左右奥?各六千骑(奥音郁?音居言切)与左人将再击汉之田车师城者不能下。

  神爵三年日逐王畔单于将众来降护鄯善以西使者郑吉迎之既至汉封日逐王为归德侯使吉并护北道故号都护(都护之起自吉置也。)匈奴益弱不得近西域于是徙屯田田于北胥?(地名)枝莎车之地(枝分也。)屯田校尉始属都护都护治乌孙垒城去阳关二千七百三十八里与渠犁田官相近土地肥饶于西域为中都护治焉。

  赵充国为後将军讨叛羌度其必坏欲罢骑兵屯田以待其弊上奏曰:臣闻兵者所以明德除害也。故举德於外则福生於内不可不慎臣所将吏士马牛食月用粮?十九万九千六百三十斛盐千六百九十三斛茭?二十五万二百八十六石(茭乾刍也。?禾杆也。石百二十斤)难久不解繇役不息。又恐它夷卒有不虞之(卒读曰倅)变相因并起为明主忧诚非素定庙胜之策。且羌人易以计破难用兵碎也。故臣愚心以为击之不便计度临羌东至浩?羌虏故田及公田民所未垦可二千顷以上其间邮亭多坏败者臣前部士入山伐材木大小六万馀枝皆在水次愿罢骑兵留弛刑应募及淮阳汝南步兵与吏士私从者合堕万二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