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五百九邦计部鬻爵赎罪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邦计部·鬻爵赎罪

  尚。《书》曰:德懋懋官不闻以贿也。秦汉以来乃悬纳粟之令开鬻爵之品及参错建议并许赎罪其初或因岁之荐饥兵之屡出边陲餽运国用虚乏因立从权之制以济一时之务至於免转饷之役无雠敛之烦斯亦足食之奇策爱民之深旨也。厥後作法於贪流风益蠹乃有贮之别库入於私门浸以成弊莫之能救还於蠲课役之户度释老之徒条制弥烦驱役不已政典益坏俗化弥薄仲尼曰:惟名与器不可以假人固在上者之所慎自非因时救急不得已者非可拟议焉。

  秦始皇四年十月庚寅蝗虫从东方蔽天天下疫百姓内粟千石拜爵一级。

  汉惠帝元年十二月诏民有罪得买爵三十级以免死罪(谓人出买爵之钱以赎罪一级直钱二千凡为六万。若令赎罪入三十匹缣矣。)。

  六年十月令民得买爵。

  文帝後六年四月诏民得买爵时中大夫参错说帝曰:圣王在上而民不冻饥者非能耕而食之织而衣之也。为开其资财之道也。故尧禹有九年之水汤有七年之旱而国亡捐瘠者(捐谓民有饥相弃捐者瘠瘦病也。言无相弃捐而瘦疲者)以畜积多而备先具也。今海内为一土地人民之众不避汤禹加以亡天灾数年之水旱而畜积未及者何也。地有遗利民有馀力生?之土未尽垦山泽之利未尽出也。游食之民未尽归农也。民贫则奸邪生贫生於不足不足生於不农不农则不地著不地著则离乡轻家民如鸟兽虽有高城深池严法重刑犹不能禁也。夫寒之於衣不待轻(风霜不求靡丽也。)暖饥之於食不待甘旨(旨美也。)饥寒至身不顾廉耻人情一日不再食则饥终岁不制衣则寒夫腹饥不得食肤寒不得衣虽慈父不能保其子君安能以有其民哉!明主知其然也。故务民於农桑薄赋敛广蓄积以实仓廪备水旱故民可得而有也。民者在上所以收之趋利如水走下四方亡择也。夫珠玉金钱饥不可食寒不可衣然而众贵之者以上用之故也。其为物轻微易藏在於把握可以周海内而亡饥寒之患(周谓周遍而游行)此令臣轻背其主而民易去其乡盗贼有所劝亡逃者得轻资也。粟米布帛生於地长於时聚於力非可一日成也。数石之重中人弗胜(中人者处强弱之中也。)不为奸邪所利一日弗得而饥寒至是故明君贵五?而贱金玉今农夫五口之家其服役者不下二人(服事也。给公事之役也。)其能耕者不过百亩百亩之收不过百石春耕夏耘秋获冬藏伐薪樵治官府给繇役春不得避风尘夏不得避暑热秋不得避阴雨冬不得避寒冻四时之间亡日休息。又私自送往迎来吊死问疾养孤长幼在其中勤苦如此尚复被水旱之灾急政暴虐赋敛不时朝令而暮改当其有者半贾而卖(本直千钱者止得五百也。)亡者取倍称之息(取一偿二为倍称举称也。今俗所谓举钱者也。),於是有卖田宅鬻子孙以偿债者矣。而商贾大者积贮倍息小者坐列贩卖(行卖曰:商坐贩曰:贾列贩。若市中卖物行也。)操其奇嬴日游都市(奇嬴谓有馀财蓄聚奇异之物也。一说残馀长也。)乘上之急所卖必倍(上所急求其偿倍贵)故其男不耕耘女不蚕织衣必文采食必梁肉(梁好粟也。)亡农夫之苦有仟伯之得(仟谓千钱伯谓百钱也。今俗犹谓百钱为一百)因其富厚交通王侯力过吏执以利相倾千里游遨冠盖相望乘坚策肥履丝曳缟(乘坚谓好车也。缟皓素也。缯之精白者也。)此农人所以流亡者也。今法律贱商人商人已富贵矣。尊农夫农夫已贫贱矣。故俗之所贵主之所贱也。吏之所卑法之所尊也。上下相反好恶乖迕(迕违也。)而欲国富法立不可得也。方今之务莫。若使民务农而已矣。欲民务农在於贵粟贵粟之道在於使民以粟为赏罚今募天下入粟县官得以拜爵得以除罪如此富民有爵农民有所渫(渫散也。)夫能入粟以受爵皆有馀者也。取於有馀以供上用则贫民之赋可损(损减也。)所谓损有馀补不足令出而民利者也。顺於民心所补者三一曰主用足二曰民赋少三曰劝农功令民有车骑马一匹者复卒三人(复三卒之?钱也,或曰:除三夫不作甲卒也。又曰:为卒者免其三人不为卒者复其钱也。)车骑者天下武备也。故为复卒神农之教曰:有石城十仞(八尺曰:仞取人申臂之一寻也。)汤池百步(池城边池也。以沸汤为池不可辄近喻严周之甚也。)带甲百万而亡粟弗能守也。以是观之粟者王者大用政之本务令民入粟受爵至五大夫以上乃复一人耳(五大夫第九等爵也。)此其与骑马之功相去远矣。爵者上之所擅出於口而亡穷(擅专也。)粟者民之所种生於地而不乏夫得高爵与免罪人之所甚欲也。使天下人入粟於边以受爵免罪不过三岁塞下之粟必多矣,於是文帝从错之言令民入粟於边三百石爵上造(上造第二等爵也。)稍增至四千石以五大夫万二千石为大庶长(大庶长第十八等爵也。)各以多少级数为差景帝时上郡以西旱复修卖爵令而裁其贾以招民(裁谓减省之也。)及徒复作得输粟於县官以除罪(时司马相如以赀为郎)。

  武帝时事边府库并虚乃募民能入奴婢先为郎者增秩及入半者为郎(庶人入婢奴则复终身先为郎者就增其秩也。一曰奴婢少者复终身多者得为郎旧仓郎更增秩也。)後卫青比岁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