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五百十六宪官部振举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宪官部·振举

  夫奋庸亮采所以?於事功宿业修方所以举乎!官政矧乃中司之局纪纲是赖平反措枉用清於庶狱绳违纠缪以肃乎!外庭政治之攸先法度之所出莅斯职者实重其选自非秉方正之节挺中立之志居位自称临事生风谨条教而有严专抨弹而无避亦何以充厥任哉!元魏之後乃有振攸司之务论庶官之失修举废坠?整班制儆率其违慢缝弥其愆阙使众目咸振彝伦式叙斯固得持宪之体焉。

  後魏孝庄时元子思为御史中尉先是兼尚书仆射元顺奏以尚书百揆之本至於公事不应送御史台子思奏曰:案御史令云:中尉督司百寮治书侍御史纟?察禁内。又云:中尉出行车辐前驱除道一里王公百辟避路时经四帝前後中尉二十许人奉以周旋未曾暂废府寺台省并从此令唯肃宗之世为临洮举哀故兼尚书左仆射臣顺不肯与名。又不送簿故中尉臣郦道元举而奏之而顺复启云:尚书百揆之本令仆纳言之贵不宜下隶中尉送名御史寻亦蒙敕听如其奏从此迄今便无准一臣初上台具见其事意欲申请决议但以权兼未宜便尔日复一日遂历炎凉去月朔旦台移尚书索应朝名帐而省稽留不送寻复移催并主吏忽为尚书郎中裴献伯後注云:案旧事御史中尉逢台郎於複道中尉下车执板郎中车上举手礼之以此而言明非敌体臣既见此深为怪愕旋省二三未解所以正谓都省别被新式改易高祖旧命即遣移问事何所依。又获尚书郎中王元旭报出蔡氏汉官似非穿凿始知裴王亦规访典谟两人心欲自矫臣案。《汉书》宣秉传诏徵秉为御史中丞与司隶校尉尚书令俱会殿庭并专席而坐京师号之为三独坐。又寻魏书崔琰传。《晋书》傅嘏传皆云:既为中丞百寮震悚以此而言则中丞不揖省郎盖已久矣。宪台不属都堂亦非今日。又寻职令云:朝会失时即加弹纟?则百官簿帐应送上台灼然明矣。又皇太子以下违犯宪制皆得纟?察则令仆朝名宜付御史。又亦彰矣。不付名至臧否何验臣顺专执未为平通先朝曲遂岂是正法谨案尚书郎中臣裴献伯王元旭等妄班士流早衔清官轻弄矩礼斐然。若斯苟执异端忽然至此此而不纲将隳朝令请以见事免献伯等所居官付法科处尚书纳言之本令仆百揆之要同彼浮虚助之乖失宜明首从节级其罪诏曰:国家异政不可据之古事付司检高祖旧格推处得失以闻寻从子思奏仍为元天穆所忿遂停。

  高道穆孝庄时为御史中尉上疏曰:臣闻舜命皋陶奸宄是?禹泣辜人刑辟为念所以举直错枉事切曩贤明德慎罚议存先典高祖大和之初置廷尉司直论刑辟是非虽事非古始交济时要所谓礼乐互兴不相沿袭者矣。臣以无庸忝当令任所思报效未忘寝兴但识谢知今业惭稽古未能进一言以利国说一策以兴邦索米长安,岂不知愧至於职司其忧犹望亻黾俛窃见御史出外悉受风闻虽时获罪人亦不无枉滥何者得情之罚不能不怨守令为治容有爱憎奸猾之徒常思报恶多有妄造无名共相诬谤御史一经检究耻於不成杖木之下以虚为实无罪不能自雪者,岂可胜道哉!臣虽愚短守不假器绣衣所指冀以清肃。若仍踵前失或伤善人则尸禄之责无所逃罪所以夙夜为忧思有悛革如臣鄙见请依太和故事还置司直十人名拟廷尉秩以五品选历官有称心平性正者以为御史。若出纠劾即移廷尉令知人数廷尉遣司直御史俱发所到州郡分居别馆御史检了移付司直覆问事讫与御史俱还中尉弹闻廷尉科案一如旧式庶使狱成罪定无复稽宽为恶取败不得称枉。若御史司直纠劾失实依所断狱罪之听以所简迭相纠发如二使阿曲有不尽理听罪家诣门下通诉别加按检如此则肺石之傍怨讼可息丛棘之下无受罪吞声者矣。诏从之复置司直唐高宗永徽四年崔义玄为御史大夫旧例御史台不受诉讼有通词状者即於台门候御史御史竞往门外收采知可弹者略其姓名皆云:风闻访知及义玄为大夫始定受事御史人如一日劾状题告人姓名则天万岁通天元年左台殿中侍御史徐有功奏论天官秋官及朝堂三司理匦使愆失其略曰:自陛下即位以来海内官员一定而天下选人渐多掌选之曹用舍不平补拟乖次应留即放应放翻留嘱请公行颜面罔惧遂使嚣谤满路怨讟盈朝浸以为常殊无愧惮。又往属唐朝季年时多逆节鞫讯结断刑狱至严革命已来载祀遽积馀风未殄用法犹深今推鞫者恣行酷法不依律文妄构异端虚立证据劾略为罪舍法用情格律昭然无心遵奉断事则不依款占罔据条章状表生情法外构理率心任意轻重自由天下称冤莫不由此陛下九重严秘万机事总何能一一躬览事事亲详近臣畏罪而不言大臣重禄而不奏遂使刻薄之吏弊法未悛士子朝臣屏气累息皆不自保恐坠网罗。又陛下令朝堂受表设匦投状空有其名竟无其实并不能正直各自防闲延引岁时拖拽来去叩阍不听挝鼓不闻抱恨怀冤呼嗟而已至诚所感和气必伤,岂不由受委任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