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五百二十四谏诤部规谏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谏诤部·规谏

  古者史为书瞽为诗工诵箴谏大夫规诲士传信庶人谤商旅于市以至在御有旅贲之规位宁有官师之典居寝有贽御之箴皆所以救过而惩欲弼违而缝阙周旋顾省夙夜祗慄然後安处民上而臻乎!?圣者也。然臣之事君守死无贰进有尽忠之训退有後言之戒至於献可替否有犯无隐批逆鳞而靡惮纳苦言而罔懈勤勤恳恳以规其失者盖其分焉三代而下方牍所记忠贤馀烈可得而徵也。乃有扬扌?治道敷引往昔形於论述言之有味以至切问近对援理以悟上心因类取譬指事以箴时病内发於悃幅外著於话言纯诚笃至嘉猷灼叙其或有所感动申其规益济世成务纳君於善。《传》曰:仁人之言其利哉!斯之谓矣。殷祖已高宗祭成汤有飞雉升鼎耳而雊?φ苶聪茝谓雊鸣)祖已训诸王(贤臣也。以训道谏王)作高宗肜日(祭之明日。又祭殷曰:肜周曰:绎)曰:高宗肜日越有雊雉(於肜日有异雉)祖已曰:惟先格王正厥事(言至道之王遭变异正其事而异自消)乃训於王曰:惟天监下民典厥义(祖已既言遂以道训谏王言天视下民以义为常)降年有永有不永非天夭民民中绝命(言天之下年与民有义者长无义者不长非天欲夭民民自不修义以致绝命)民有不。若德不听罪天既孚命正厥德(不顺德言无义不服罪言不改?天已信命正其德谓有永有不永)乃曰:其如台(祖已恐王未受其言故乃复曰:天道其如我所言)呜呼王司敬民罔非天胤典祀无丰于昵。

  周家父为大夫诵节南山之诗以谏幽王。

  富辰为大夫襄王使伯服游孙伯如郑请滑郑伯不听王命而执二子王怒将以狄伐郑富辰谏曰:不可臣闻之大上以德抚民(无亲疏也。)其次亲亲以相及也。(先亲以及疏也。推恩以成义)昔周公吊二叔之不咸故封建亲戚以蕃屏周(吊伤也。咸同也。周公伤夏殷之叔世疏其亲戚以至灭亡故广封其兄弟也。)管蔡成阝霍鲁卫毛蚺郜雍曹滕毕原丰阝郇文之昭也。(十六国皆文王子也。管国在荣阳京县东北雍国在河内山阳县西毕国在长安县西北丰阝国在始平?县东)邘晋应韩武之穆也。(四国皆武王子应国在襄阳城父县西韩国在河东郡界河内野王县西北有邘城)凡蒋邢茅胙祭周公之裔也。(裔嗣也。蒋在弋阳县期思县西南平昌县西有茅乡东郡燕县西南有胙亭)召穆公思德之不类故纠合宗族于成周而作诗(类善也。纠收也。召穆公周卿士名虎召采地扶风雍县东南有召亭周厉王之时周德衰微兄弟道缺召穆公于东都收会宗族特作此周公之乐歌常棣诗属小雅)曰:常棣之华鄂不韡韡(常棣棣也。鄂鄂然华外发貌韡韡光明貌以喻兄弟和睦则强盛而有光辉韡韡然)凡今之人莫如兄弟(言致韡韡之盛莫如亲兄弟)其四章曰: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阅讼争貌言内虽不和犹宜外捍异族之侵侮)如是则兄弟虽有小忿不废懿亲(懿美也。)今天子不忍小忿以弃郑亲其如之何庸勋亲亲?匿近尊贤德之大者也。(庸用也。?匿亲也。)即聋从昧与顽用嚚奸之大者也。弃德崇奸祸之大者也。(崇聚也。)郑有平惠之勋(平王东迁晋郑是依惠王出奔虢郑纳之是其勋也。)。又有厉宣之亲(郑始封之祖桓公友周厉王子宣王之母弟)弃嬖宠而用三良(七年杀嬖臣申侯十六年杀宠子子华也。三良叔詹堵叔师叔所谓尊贤)於诸姬为近(道近当?匿之)四德具矣。耳不听五声之和为聋目不别五色之章为昧心不则德义之经为顽口不道忠信之言为嚚狄皆则之四奸具矣。周之有懿德也。犹曰:莫如兄弟故封建之(当周公时故言周之有懿德)其怀柔天下也。犹惧有外侮捍御侮者莫如亲亲故以亲屏周召穆公亦云:(周公作诗召公歌之故言亦云:)今周德既衰,於是乎!又渝周召以从诸奸无乃不可乎!(变周召亲兄弟之道)民未忘祸王。又兴之(前有子颓之乱中有叔带召狄。故曰:民未忘)其。若文武何(祸言将废文武之功业)王弗听。又王子带奔齐富辰言於王曰:请召大叔(富辰周大夫叔王子带)。《诗》曰:协比其邻昏姻孔云:(王者为政先和协近亲则昏姻甚相归附也。邻犹近也。孔甚也。云:旋也。)吾兄弟之不协焉能怨诸侯之不睦王悦王子带自齐复归於京师王召之也。

  汉张释之为谒者仆射从登虎圈文帝问上林尉禽兽簿十馀问尉左右视尽不能对虎圈啬夫从旁代尉对帝所问禽兽簿甚悉欲以观其能口对乡应无穷者帝曰:吏不当如此耶尉亡赖诏释之拜啬夫为上林令释之前曰:陛下以纟?侯周勃何如人也。帝曰:长者。又复问东阳侯张相如何如人也。帝曰:长者释之曰:夫纟?侯东阳侯称为长者。此两人言事尝不出口岂效此啬夫喋喋利口捷给哉!且秦以任刀笔之吏争以亟疾苛察相高其敝徒文具亡恻隐之实以故不闻其过陵夷至於二世天下土崩今陛下以啬夫口辩而超迁之臣恐天下随风靡争口辩亡其实。且下之化上疾於影响举错不可不察也。帝曰:善乃止不拜啬夫。又为中郎将从行至霸陵上居外临厕(厕岸之边侧也。)时慎夫人从帝指慎夫人新丰道曰:此北走邯郸道也。使慎夫人鼓瑟帝自倚瑟而歌(倚瑟即今之以歌曲合也。)意凄怆悲怀谓群臣曰:嗟乎!以北山石为椁用?絮?陈漆其间,岂可动哉!左右皆曰:善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