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教育资讯 >> 学生园地 >> 校园文学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好人一生平安

好人一生平安

分类:校园文学   更新:2015/4/15   作者:曾心   来源:校园文学

好人一生平安

    好人一生平安
    ——怀念刘助桥兄
    文/曾心(泰国)
    助桥兄是我最知心、最知音的文友,今年三月天离开地球,到另一个星球去了。我深感悲痛,顿觉泰华文艺天空,陨落了一颗灿烂的文星。
    助桥兄是位顽强的跋涉者。他的一生精力,一半用在商场上,一半用在文坛上。在经商上,他认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诚信经商,正大光明。”他所经营的“猎用头灯”业务,处处事事“诚信、守信”。因此,他那盏“走进商场的路灯”,越照越亮。在文坛上,他一手写文章,一手培养新血。他擅于写散文、微型小说、评论文章等,但主要强项在散文,散文的主要成绩在记事散文。他出过两本文集:《情系故土》和《路灯》。后者很厚重,是泰华文坛一盏亮丽的文学明灯。
    在他患右眼后鼻窦软骨瘤,雷射放疗后,右眼失明,左眼视力下降,但他戴着有色眼镜,仍然坚持写作和帮助后学者修改文章。在这三年多里,他写了不少脍炙人口的篇章。如《路灯》、《根》、《玉晖加油》、《姐姐》、《一树奇葩》、《金门桥头心潮涌》等。我当面夸奖他,越写越好,是灵性再次喷发期。经他修改的文章的作者,个个都很钦佩,称他修改文章属泰华作家首屈一指。
    “文人相轻”自有古之。但在助桥兄身上找不到这样的细胞。他常常为文友取得新成绩而鼓掌。
    2008年8月初,一个深夜(约11:30分)他给我打电话,问我“睡了没有?”我说:“没有。”他说:“你的《三杯酒》获奖,知道吗?”我说:“不知道。”他喜嗞嗞地说“还不是一般奖,是大奖,一等奖。”我问他消息从哪里来的。他说:“小孩刚从电脑看到的。”话中,看出他的高兴劲盛过获奖者的我。没过几天,他便写了《为曾心鼓掌——《三杯酒》赏析》。文章的开头很引人:“当亿万双眼睛遥望北京,等待29届奥运开幕的时刻,一枚闪亮的金牌通过网络,流星一般从北京飞来曼谷:曾心荣获‘全球华人迎奥运征文’一等奖。这是奥林匹克历史上首次面向全球华人开展规模最大、影响最广、历时最长的征文活动,由中国新闻社、国家电网公司主办,收到应征作品45万3千件,从中评选出文字、摄影、漫画一等奖各十名,机遇比奥运金奖还难得。”此文在《新中原报》发表后,他又于11月4日来信说:《为曾心鼓掌》的赏析评论发表后,“文友看后称好”,新浪网小诗磨坊博客“上网后,很快就被澳洲、菲律宾和越南等国的华文报刊登载。《澳洲先驱报》副刊主编林爽还做出‘这么精彩’的评价”。  
    顺便一说,这篇《为曾心鼓掌》在广东校园文学网·大学(专)版上网后,点击率都很高。查2010年4月5日该网的点击率:5068人次。
    助桥兄的文学功底很深厚,可谓是“老师级”的,但在他心灵字典里找不到“骄矜”两字,不管提什么意见,只要中肯,他都能从善如流。
    初编《路灯》,在书名上,他开始想用《湄南流芳》,问我如何?我坦然说,虽有特色,但略嫌“俗”些。不如用书中的《路灯》更好。过了几天,他给我来信说:“文集书名,《湄南流芳》,诚如美意,“湄南”已被用过,不甚理想,所以就想用《路灯》。”
    《路灯》是他化疗后写的第一篇散文。06年6月28日他来信中说:“《路灯》是我今年的第一篇,精神尚差,写得‘实而不华’”。并附来样稿,要我提出修改意见。其实这篇散文写得很好,言简意赅。由于太忙,我拖到9月21日,才给他写了一封回信,提出对该文的评价,说:“泰华作家多数是亦商亦文,但在80多年的泰华文学史中写商场的题材并不多,有人称为‘冷区’。您这篇文章是属闯‘冷区’之佳作”。还说:“您这篇文章最可贵之处:不是写商场和商人的反面,而是写它的正面,即在感激和颂扬互助精神的背后,揭示了“诚信、守信”的阳光面。”对于他自感“写得‘实而不华’”。我也提出自己的看法:“虚是心灵的感悟,本可写得更‘虚’些。但是我觉得您在关键处用‘虚’的手法已点亮这盏灯。如文中所写‘他们为我点亮了走进商场的路灯,那是照耀我后半生路程的明灯。’这段‘虚’的文字是画龙点睛之笔。有了它,文章就有了眼睛,闪亮起来。”
    隔天他立即给我回信:“谢谢你的过奖和鼓励。更高兴听到‘知音’。信中的一些内容,我原想写入序文,因怕超载,删去了。这个问题从创作方法来说,与三十年代某派的批判现实主义影响有关,久久跳不出来。难怪人家说泰华‘保守’。另方面,时至今日,商人的精神面貌也正向文明方面发展,作家看不到,写不出来,就更见‘保守’。文学反映现实的功能就谈不上。”信中还谈到他拟出版的《路灯》所附评文问题:“《路灯》后所附的评论三篇(指张振国、古远清、李润新),都是‘中国制造’,很希望借重你这封大函,附上必有画龙点睛之奇效。”我表同意。后来他出版的《路灯》,编入了我致他的信,题目:《点亮了走进商场的路灯——致刘助桥》。
    我和助桥共同当任“泰国留学中国大学校友总会”《特刊》和第一套丛书”(共10本)执行编辑,由于他身体健康之故,我有很多事情不敢去打扰他。
    如编辑第五期《特刊》,我没把小样给他看。即将付印之前,他突然来电要求看小样,还派通讯员来取,并花了两天时间看完小样,改了十几处错漏。特别对“特刊寄语”,做了一段精彩的修改。如原文“怀着感恩之心和珍惜岁月之情,留下这份记载奋斗轨迹的篇章——《特刊》,将成为‘校友之家’的历史宝贵的精神财富。”他作了修改:“怀着感恩之心和对以往岁月的珍惜,这份记载奋斗轨迹的篇章——《特刊》,是‘校友之家’宝贵精神财富。”这样一改,使《特刊寄语》顿时生辉。此事叫我永生难忘。
    在编辑“第一套丛书”过程中,他也常来电、来信过问。尤其对写《总序》最牵挂。06年6月21日他来信说:“总会出版丛书,是本届理事会一件大事,也是泰华社团罕见的文化工程。意义重大而深远。校友会员闻风而动,多位已把书稿准备就绪,只等待《总序》,便可开机印刷了。”“我的病变,治疗半年未见起色。后天将赴广州就医。久未对总会工作,豪无协助,诚感抱歉。行前谨将一件心事表达,不当之处,希为见谅。”
    助桥兄是“总会”的秘书组组长,对本会的业务开展一向很关心,提出许多好建议,这是公认的,还能独具慧眼扶植新生事物。2007年9月25日泰国留学中国大学校友总会举办一个别开生面的“中秋联欢晚会”,改变了往年摆“中餐”的习俗,由一批热心校友自己动手,各拿出自己烹调最高手艺,共同度过一个温馨而令人难忘的中秋晚会。第二天,助桥兄便传真来一封信:“昨天的自助餐令人难忘。不仅数量、品种多,而且特有风味,新鲜可口;更难得多位校友热心支持,可谓爱会如家,叫人感到温暖。此风可长,应大力宣传,并表彰有功人士。食物名字也颇佳,如‘飘洋过海小龙包’与‘保证吃饱’不可同日而语。”
    在他患病后期,我曾几次到医院探望,他的病情一次比一次加重,我的心情一次比一次沉重。直至最后一次去看望时,他已半身瘫痪,双眼失明,不省人事,鼻孔、喉咙、肚旁各插着一条胶管。我很难受,一时陷入无限痛苦的悲哀。不知怎么的,我竟仰天埋怨上帝太不公平,把一个好人折磨成这个样子。
    呜呼!终于敌不过病魔,助桥兄于2010年3月23日离开人间。
    那天参加火化仪式,每人赠送一本《路灯》为记念。我捧着这本助桥兄的心血结晶,想起雨果在《悼念乔治· 桑》中的一句话:“劳动者离去了,但他的劳动成果留下来。”  
    那晚在梦中,我还希望他能把“路灯”带走,黄泉路上好“照明”。
    《好人一生平安》是助桥兄生前最喜欢唱的一首歌;如今我也唱起此歌来,向他送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