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教育资讯 >> 学生园地 >> 校园文学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陪父亲看亚运

陪父亲看亚运

分类:校园文学   更新:2015/4/15   作者:杨满义   来源:校园文学

陪父亲看亚运

    文/ 杨满义   惠州学院中文系09级汉语言文学专业
    许久没有打电话回家了,挺想念父亲的。
    卸了一身所谓的“职位”和“ 工作”,这些天难得的清闲。很长时间没有去过图书馆了,觉得很愧疚,想起自己刚到大学时的志向与自己现在的学习状况心里便愈加不是滋味。这时便又想起了父亲。
    自上海一别已经二个多月了。二姐前些天打电话时愤愤的告诉我说父亲从常州看完大姐后去了福州,不顾一家人的反对将八十五岁奶奶从二堂姐和三堂哥那里接回安徽老家了,我听后嗯了一声,没做言语。二姐对此很是担心,说到:“老爸现在是越来越胡涂了,还非常固执,根本听不见我们的劝了。你想二堂姐自己就是开药房的,堂姐夫又是拿手术刀的。把她接回来干嘛?在哪里能比得上那里的条件,要医疗有医疗,要生活水平有生活水平......”
    其实我并没有太过吃惊。
    奶奶今年刚过了本命年,农村有句俗话“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这句话的影响,一向身体颇为硬朗的奶奶去年身体一直很差很差,到了高考结束后我去福州看她的时候走路都已经开始颤颤巍巍的了。言语间也开始犯胡涂,时常把我爸爸叫成他的大儿子,把堂姐叫成传秀(我姑姑的名字)。我去的那天,奶奶高兴的不得了,多走了一段路,结果第二天晚些时候就躺在床上不能起来。晚些时候说肚子疼的不得了,我和三姐被吓坏了,赶紧把正在旁边军医总院上班的二堂哥喊回来,一检查是急性阑尾。于是急忙送到楼下的军医总院治疗。二姐夫亲自动刀,一直折腾到第二天凌晨3点多手术成功,一家人才敢合眼,家人都说辛亏二哥自己就是拿手术刀的,要不,这么一大把年纪的老奶奶谁敢给她开到啊,除了等死不谈(只能等死的意思)。
    父亲连夜从上海坐火车赶过来,我仔细的看了看父亲,发现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认真的看看父亲了。他整个人的打扮有些邋遢,头上那顶八角钱的帽子已经炸开了线,显得破旧不堪,皱纹已经深深的在他脸上印下一道道沟壑,眼睛深深的凹进去了。下巴上胡子拉碴,应该很久都没有理过了。头上仅剩的一点头发也一片一片的变白了。整个人看起来跟农村六七岁的糟老头子一样。看着看着我鼻子就酸了,父亲今年才五十六啊!才五十六啊!又当爹又当娘的操劳了一辈子,而今终于儿女都渐渐长大了,按理说应该可以稍稍喘口气了,可他还不能。
    我让父亲先去休息,父亲不肯。对我说:“你去睡会吧!我先守一瞌(一会的意思),明早个八点的时候再过来,到时买点油裹和包子带给你二姐、二姐夫,他们本来就忙,这下更折腾他们了。”我清楚的看见父亲眼里密布的血丝,也清楚的知道福州到上海一路上最低要二十个小时才能抵达,而父亲又是前天刚坐车从老家来上海看大姐,大姐刚生了儿子,还在坐月子,父亲难免又要忙东忙西,经管知道父亲很可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了,可我知道父亲的脾气,就没有再坚持。
    由于及时的手术和优越的医疗条件,手术恢复的很快。但奶奶的神志还是时好时坏,经常叫错家人的名字。我要去上海打暑期工,因为奶奶的原因,父亲只能暂时留在上海。我去上海那天奶奶非要给我钱,我不肯要,越是不肯奶奶就越要塞给我,眼泪水也直往下淌,禁不住我的鼻子也酸了,只好把钱接过来。忍着泪水看奶奶把一大把蛋黄派之类的小食品往我那不大的背包里塞。看着看着,二堂姐的泪水也出来了,二堂姐说“这些东西都是奶奶平时留下来的,可能是包装比较好看,奶奶就以为这些是好东西,平时都舍不得吃,都留下来了,唉,她哪知道,除了这些外人带来的礼品,她吃的那个东西不比这个好十几倍”。一句话说的一旁的人直抹眼泪,奶奶抬起头看见旁边的人都在才眼泪。就嗔怪到:“我都好了,就讲你们几个哈哭个啥子呀?”接着缓缓的弯下腰,慢慢的往我的包里塞“好东西”。我背过身去,任泪水汹涌。
    第二天,父亲打电话责怪我说:“昨晚临走时不该把钱又塞到奶奶的枕头下,奶奶今天早晨起来时,看到钱后就一直在屋里哭任谁都劝不住。你也知道,她刚动完手术,哪能那么哭呢?辛亏你二堂姐点子多又往枕头地下塞了一些钱,说这是她给奶奶的,你的已经拿走了。这才劝住”我说我实在不忍心去拿奶奶的钱,就偷偷放回去了。父亲就没有再说什么,让我照顾好自己。
    我去了广州,打着五块钱一小时的廉价暑期工,每天十四个小时的工作整个人连轴转般的过完了剩余的暑期。深刻体会着这座城市的活力与青春,感受着即将到来的亚运带给这座城市的影响。八月中旬,当我拖着箱子和行李站踏上离开广州的火车心里满是不舍。
    我回到了安徽老家去拿录取通知书,顺便整理一下上学需要的物品,看着满布灰尘与蜘蛛网的家,想起小时候姊弟几个围在父亲身前大套的场景,心里不觉泛出一阵阵酸楚。一个人在家里待了不到两天老爸就从福建赶回来,说是要送我去上学,为此我又和父亲吵了一架。我说不是说好不让你送的么?干嘛还回来,车票不要钱啊?父亲只是一直说不放心就回来了。
    在等待到省城合肥的汽车时,父亲一会买来几瓶饮料说是路上解渴,一会儿买来泡面说是火车时间长别饿着,又一会儿买来瓜子说是解闷......我有点烦了,说到:“这些都有,你买这些干嘛啊?路上重的很啊!”父亲歪着身嘿嘿一笑说到:“还不是担心你饿着嘛!”我没再吱声。汽车开启后,父亲在车下一直招手,看着父亲渐渐远去的背影,我不禁想起了朱自清的《背影》。我想我有可能这一辈子都做不出朱自清那样的成就,但我父亲对我的付出已经绝不亚于朱自清的父亲。我忽然后悔了,我很不得立马跳下车拉父亲上车,我不该为了媒体一天到晚大肆宣扬的一个人上大学显示自立能力就硬生生的剥夺父亲这一生只有一次的送儿子到大学报导的机会,十几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累了十几年也盼了十几年,他只为盼这一刻啊!这一刻于他而言充满了自豪、骄傲与小小的虚荣心的最大满足。而他的儿子却在此时硬生生的阻止他的前往。我的心里此刻充满了负罪感。我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却明白的太晚,太晚。
    十月,二姐打电话过来,说大姐去常州开熟食店了,叹口气又说道:“老爸还是回家了,他说他要一个人磨豆腐要活自己,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么?二堂姐说过给他一千块一个月让他照顾奶奶,再说了堂哥又有饭店就在医院旁边,吃喝不愁啊!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非要回去受罪,你还在念书,你小姐刚打工,工资除了吃住基本没剩余,你大姐刚开店又加上有三个小孩要拉扯,我你三姐又马上要结婚。他放着好好工作不做却要回家去拼命。你说他一个人在家,要是摔坏了连个扶的人都没有........”说着说着二姐的声音就呜咽起来了。二姐对我说父亲一向最听我的话,让我去劝劝父亲,我拨响了父亲的电话,我问父亲为什么不留在福州,父亲说,总归我还是个能干的劳动力,如果留下了又怎么真好意思收你堂姐堂哥的钱呢?自己一大把儿女却要别人供养,说出去岂不是让人戳脊梁骨。要是不要,你的学费怎么办?难道真的全部要你的姐姐承担?虽然你姐姐们都说要团结起来供养你,可她们毕竟也都还不是腰缠万贯啊!于情于理我都不该留在那里啊!所以乘着还能干的动,家里设备又都是齐的,我就寻思着回来磨豆腐了。父亲又说他想把奶奶接回来。大伯去世后,奶奶一直在我家,后来堂哥生孩子后就把奶奶接过去了,一则那边条件好能照顾奶奶,二则奶奶也能带带小孩子,总比雇保姆强。所以现在一大家子都极力反对把奶奶接回来。都骂二堂姐、堂哥说奶奶能带孩子的时候就接去,现在奶奶不能干事了,要人照顾了就要往回送。为此大伯家的子女和我们这门以及姑姑那里没少吵过。父亲说不管怎么说,你奶奶毕竟是我妈,我赡养她天经地义。而且你奶奶在那边,一旦你堂哥堂姐他们去上班,你奶奶就一个人在家,时间长了难免闷出病来,家里老人多,互相聊聊天,信信耶稣会好点的,老人家现在更需要的是精神寄托。我说那你自己看着办了,这个我也不知道说。
    暑假打完工,正好到了二姐的婚礼,我去了趟上海,爸爸和小姐也都到来,匆匆忙忙间,几个亲人之间也没有多少机会聚在一起聊聊。临行的上午,我告诉父亲说我这一整个学期都没好好看书,现在好颓废,整天的忙却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很苦恼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方向,我想学太多可又好像什么都没学,大一已经过去四分之三了,真不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父亲听完后又是嘿嘿一笑:“阿相信阿家儿子的水平,听话,好好干,拿出你的一中精神,有啥解决不了的?你老爸我永远相信阿家大儿子做的事情是对的!”父亲这么说以后我也没法再说下去,就聊起了世博,父亲问我,那个你们学校那边是不是也有个什么亚运会,是不是和世博会一样的,我想过去看看。我一下被父亲逗笑了,我说世博会是和奥运会级别是差不多的,亚运是整个亚洲的运动会,非常热闹的。再说了,亚运是在广州也不是在惠州啊!父亲哦了一声。说那就不去了,我说为什么不去呢?去看看就是了,反正我暑假也很有可能留在广东啊!父亲想了半天说,不是在你们学校那里啊,怪浪费钱的!不去了。我一下子明白了,父亲这那是要看亚运啊,分明是想去看看我和我的学校。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决堤而出,父亲慌忙问我怎么了。我编了一个很老套的借口说我眼里进沙子了,父亲居然当真了,非要给我吹吹,吹着吹着就犯了老毛病吹起牛来了:“想当年,你老爸我吹沙子的水平,那是又轻又快又舒服,保准下次你眼里没沙子都想让我帮你吹........”我破涕为笑。我说:“老爸,亚运很好看的,是整个亚洲的盛会,每次中国都能拿一大堆金牌........咱两今年一起过去看看”父亲歪着头想了半天说,那好,那好,那我今年就去看看。
    后记:  写完这篇文章后,我打了个电话给父亲,父亲说他现在在家里磨豆腐,生意还不错,今个干了两个活呢!奶奶昨天被老姑接到那边去了,身体还不错,精神也比在福州的时候好多了。高兴的时候还往耶稣堂跑呢!我说好啊, 你也要注意身体,别太累了。一天一个活就够了,不要太拼命。父亲又是嘿嘿一笑!说知道。
    2010年对于广东而言注定将是不平凡的一年,省运亚运接踵而至。在这两次大型盛会的带动下,广东的经济文化也势必会因此得到一次大的发展的机遇,上一个新台阶。我不奢求亚运省运能带给我什么,只求能在看亚运的时候多陪陪父亲,陪他一起聊聊天,一起看看比赛,这就足够了!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