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教育资讯 >> 学生园地 >> 校园文学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想起了“天之骄子”

想起了“天之骄子”

分类:校园文学   更新:2008/4/26   作者:紫英   来源:本站原创

想起了“天之骄子”

当今,科班出身的研究生、大学生是天之骄子, 他们前程似锦,炙手可热,大有“主宰乾坤,舍我其谁?”的浩然之气。  

可是, 六七十年代的大学生却没有这种福气。那场人为的灾难使得国民是非莫辨, 心灵扭曲。大学生尤其是成绩优异的都被定为修正主义的黑苗子,很大部分被下放到农村和边疆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那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已被看作劳动改造,但他们的处境要比大学生好一些, 因为知青学历低,要比大学生纯洁一些,受“十七年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的腐蚀少一些。记得我们生产队的一个大学生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分配来的,他是我八年知青生涯中队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  

我们生产队要分配来一个大学生!消息不胫而走。“大学生是怎么回事?”“他人长得怎么样?”“哎,听说大学生都五谷不分, 所以才要来接受改造的。”好奇的人们议论纷纷。  

大学生终于来了。他身材瘦削,皮肤白皙,较少言语, 偶尔露出一点憨憨的笑意,浑然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大家都称呼他为“大学生”, 而他的真实姓名却极少使用。  

他原是一个农家子弟, 他父亲省吃俭用, 东挪西借供他上了大学,毕业时适逢大学生大批下农村进行“思想改造”,他被分配到我们生产队。尽管不能分配留城,但在农场工作也算是工薪阶层,可以拿工资。所以当他父亲陪他报到时,见人就点头,其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当时的大学生凤毛麟角,可他们生不逢时。“大学生”毕业于华南农学院农艺专科,这在当时当地是热门学科,“大学生”是因为看到家乡的贫困和落后才决定选修这一学科的。他学习成绩优良,是个很有希望的学生。然而,那时只讲政治不讲科学,却“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造反派”还认为,科学是资产阶级的东西,要进行批判,地区农科所已因此而濒临关门大吉,科研人员也遭到批斗或下放“改造”,人人自危。  

文化水平甚低的农场工人坚定地“反资”,对“大学生”有些歧视。加上他身体单薄,有点弱不禁风,就更加被冷落了。队干部也不给他发挥所学的机会,天天让他跟着一班婆娘上工地拔草、浇水。他走在婆娘们的后面,耷拉着脑袋,拖着沉重的脚步,双手按着锄把的末端,锄头在身后面左晃右摆。叽叽喳喳的婆娘们都拿他当笑料,话题老围着他转,说他学农活蠢,干活又偷懒,拿把锄头也不象样子。他人生地疏,一个朋友也没有,甚觉惆怅,整天郁郁寡欢。  

农场的孩子渐渐多了起来,师资问题迫在眉睫。因学位紧,中学生很少,高中生更是寥寥无几,被推荐上高中的还要乘车到很远的地区县市寄读。场部中学决定挑选部分知青充实教师队伍。“大学生”学历最高,大家都说他是理所当然的人选,婆娘们一反常态,投向他的是羡慕的眼光。他踌躇满志,虽然专业不对口,但怎么说也是个老师啊。为了这,他积极劳动,抢干重活,一心争取当上一名人民教师。调令下来了,被选中的却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当地女青年。他落选的原因是由于受“十七年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的“毒害”太深,需要继续改造。  

在极度彷徨中,一个当地姑娘看中了他的相貌和气质,主动去追求他,俩人热恋了。爱情的甘露滋润着“大学生”的心田,他开始振作起来,脸上现出了少有的微笑,眼神里明显流露出一种幸福感。然而,姑娘早就有了男朋友,在离她十多公里以外的场部学校教书,她有空时也到那边去。队里不少人知道内情,就“大学生”蒙在鼓里,可谁也不敢拆穿。几个月后,姑娘的男朋友终于听到了风声,请假赶到队里,“争夺战”开始了。“大学生”据理力争, 但他这样的处境和背景, 怎是对手?舆论一致倒向了对方。队里采取快刀斩乱麻的办法,那姑娘很快被调离,并迅速结了婚。“大学生”流着泪,痛苦的结束了这场刻骨铭心的初恋。  

心受重创的“大学生”更加沉默寡言,陷于回忆不能自拔。队里不但没有人安慰他,劝导他,好事的人们还不肯放过这难得的新闻,对蔫着脑袋的“大学生”冷嘲热讽。一个刀子嘴女人在“争夺战”后曾悄悄捅破窗户纸偷窥那个姑娘和男友的幽会,然后当着“大学生”的面绘声绘色地向人们讲述那些亲热“镜头”,又回头讽刺他不自量力:“你也不照照镜子,有什么本事学人家娶老婆!”队干部对“大学生”毫不怜悯,见他发呆还大声呵斥他好好干活。这些唇舌冷箭对饱受心灵伤害的他更似雪上加霜,他有点神经失常了。别人说他时,他嘻嘻傻笑着;别人不理他,他也呆望远方咧着嘴。本来,只要人们给他一点关怀,劝慰,他决不会滑向完全失常的边缘。可那些愚昧的人们啊,只是为了满足自己那种无聊、空虚的心态,不顾一切拿他寻乐。我曾劝说那些好事的妇女不要如此,别把人逼疯了。她们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不屑地回答说,他是自找,活该!终于,“大学生”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出院后,“大学生”的病情经常反复,队里只好写信叫他父亲带他回乡治疗。他的父亲拄着拐棍蹒跚而来。队里的人见到他时竟楞住了。才一年多的时间,就象换了个人,他的头发全白了,腰也弯了,人瘦得不成样子。他告诉人们,儿子读书借的钱还没还清,他母亲又患着重病,家里就他一个儿子,实指望他能出息,可这以后怎么办哪?老人泪流如注,一边用又脏又破的衣袖擦着眼,一边把傻呵呵笑着的儿子拉走。这时,围观的人们眼里流露出同情的目光。  

一颗希望之星还没闪亮就这样陨落了,天堂与地狱仅是一步之遥。我替“大学生”惋惜:国家培养他多年,他之所学却这样被埋没,或许是永远永远。要是他不是生活在那该诅咒的年代,要是人们不嘲弄他,要是有人拉他一把,要是……他绝不会是这个结局。我也替现在的大学生幸运:市场经济需要高速度高素质,所以,他们理所当然成为天之骄子。  

三十年过去了,我一直没有“大学生”的消息,也不希望知道他的现状。我想,他的结局绝不会完美。我总在问自己: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不能相互宽容?难道那场人为的灾难就足以使人泯灭人性?人生如梦,转眼就是百年,你我能相遇本身就是一种缘分。为什么就不能给人多一点真诚,多一分尊重?  

历史已成为过去。告别过去,更应珍惜现在。我衷心希望历史不再重演,更衷心希望大学生们能把握现在,走向将来,在生活的道路上健康成长,淋漓尽致地发挥各自的才能。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